Chubby Cherry Cheek

沉迷指绘的高三老年人,在下三才

轻怡

他是我们的超级巨星?卡特曼撇嘴,他是我的超级巨星。
他在草坪上瘫着,凯尔在旁边的球场训练。热烫的阳光之于运动员显然是一种折磨,对他自己也不能称得上温柔。他几乎管不住自己伸向背包里冰可乐的手。他管不住的,于是他摸出一罐撬开,好了,现在凯尔只能选择原谅他偶尔的放纵了,他的小乐子。
“嘿!Fatass!你不该喝汽水的!瞧瞧你今天吃了多少甜食!”他掐着嗓子学起犹太式说教,又顺势换了本音继续对话“首先凯尔,我不胖,接着,我要开始享受这杯充斥气泡和蔗糖的冰镇饮料了,它已经在我嘴边,我甚至能闻到二氧化碳的味道了,啧啧啧,然后我要一口喝干...”
凉爽,像casa bonita喷泉那样的凉爽,终于使他闭上了嘴。在这残酷的炙烤下,一切都显得静谧,毕竟校园内除了他们空无一人。太安静了,只能听见球落地,弹起,落地,再弹起,有节奏的脚步声在卡特曼的脑浆子里跳着圆圈舞,像是凯尔将决胜球扣入北方公园重重把守的球门那刻的激动重回眼前:在用灵巧而诡异的步法突出重围后,他高高跃起,白皙的后腰从宽大的球服下露出,能看见一节凹陷的脊沟。凯尔,南方公园的骄傲,以惊人的终场反超带领球队首捧金杯的奇迹之子,收获了全镇人的赞美乃至仰慕。
卡特曼没被卷入这场偶像风潮里,毕竟他错过了南方公园的绝杀时刻。这怪不得他,他摸了摸鼻子,是放荡的红毛小妖精给他灌了希伯来爱情水,让他满脑子肌肤纠缠腰胯扭转,几乎克制不住索求的欲望。赛前凯尔向他招手,他高高晃了晃中指。赛后凯尔拨开人群冲上看台拥住他,他却趁机掐了把凯尔的翘臀。于是理所当然的,谦逊而高尚的明日之星将专为他举办的庆典留给了队友,在全城小报编辑焦头烂额的寻觅中消失了两天。小胖子翻个白眼,再狠灌一口可乐,天知道他们当时是怎么从那帮满嘴喷粪的疯子里溜出来,还能顺便找到馆里的废弃更衣室呆上一晚的。他可记不得那么多,挑起古板青年的性致耗费了他太多精力,板凳太硬,硌的腰疼,刚穿好裤子又发现被不知道哪个混蛋锁在门里,搞得凯尔看他的眼神都透着成股的诡异。这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愉快经历-考虑到他的肌肉健康和个人形象的话,但奇迹之子的奇迹dick使得经受的这一系列苦头有了意义。况且他身上的青年才是最痛苦的,精神意义上的痛苦,而无私慷慨的凯尔选择将它分享给他--年轻的犹太人似乎觉醒了所有犹太老母鸡基因,在随后的七天喋喋不休地咕哝诸如克制照顾对不起之类的屁话-直到他忍无可忍地塞住了他的嘴。
年轻真好,一点小伎俩就能让凯尔奶奶忘记说教。想想现在,小红毛可不是当年一个吻就脸红心跳任他胡作非为的小男孩了,他十分清楚手里的这听可乐将会给他招来多少麻烦。
在卡特曼打算再喝一口时,手上的罐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
“**!”
他当然不会满足于此。他将手伸进包里。一样的冰凉,他必须再喝一口。他当然喝了。冰凉和大量糖分能让他忘记一切。
“嘿!Fatass!你不该喝汽水的!”有人在他头顶嗡嗡,“太胖对你的关节损伤很大!”
他感觉突然少了些什么,他的小乐子!麻烦的犹太人!
和一分钟前一样的炎热,陡然失去气泡爆炸的刺激冰爽,水滴从上方掉下来,贴着鼻侧溜下去,带来一丝凉意。不需抬头,他清楚地猜到将要发生些什么,他甚至已经能听到二氧化碳在犹太人唇齿之间发出的嗞嗞声了。
不!这不行!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他不能让犹太人得逞!
于是他猛地一起身,右手一探抓向他迷路的百事,同时还不忘对愣着的男人挤眉弄眼
“很好,凯尔,那是 我 的可乐,你 没有任何理由去占有它!。”
“F**K YOU CARTM-”
而他当然能预见到险些被泼了一身饮料的泽西凶兽的濒临喷发的潜在怒火,于是另一个冰凉的铝罐被塞进了凯尔骨节分明的手中。
“不过你可以尽情享用你的轻怡。
顺带一提,我很乐意再来一次。”
于是他们走到角落,更衣室的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你确定这次不会再把我们被锁在里面了?”
“噢,我的犹太妈妈,埃里克•西奥多•卡特曼足够可靠,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防止重蹈曾经的失败”
“什么准备?”
“他拆了锁。”

摸鱼
电影Kenny太棒!(摸得啥玩意不打tag了)

算是。。情侣装?
有个关于这个小短漫来着等我有时间描个(・●・)

刻了个章子
clyde蛙刻废了
摊手